欢迎光临广州健明希医疗仪器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知识 > 空气健康 >
环境(室外)空气质量和健康
发表于:2017-09-18 08:48 发布:健明希

重要事实


背景

室外空气污染是影响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中每一个人的主要环境卫生问题。

世卫组织估计,在2012年,与室外空气污染有关的过早死亡中约72%是因为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所致,14%是因为慢性阻塞性肺病或急性下呼吸道感染所致,14%是因肺癌所致。

有些死亡可能同时由一种以上风险因素导致。例如,吸烟和环境空气污染都会导致肺癌。某些肺癌死亡本来是可以通过提高环境空气质量,或减少吸烟而得到避免的。

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于2013年进行了一项评估,结论是室外空气污染对人类有致癌作用,空气污染的颗粒物质成分与癌症,特别是肺癌发病率的增加有极密切的关系。此外还注意到在室外空气污染与尿道/膀胱癌的增加也有关联。

据2012年估计,城市和农村地区的环境(室外)空气污染每年导致全世界300万人过早死亡,原因是暴露于直径10微米或更小的颗粒物质(PM10),这些颗粒物能导致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以及癌症。

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人们受到室外空气污染所造成负担的严重影响,300万例过早死亡中87%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和东南亚区域的负担最大。最新的负担估算表明,空气污染在心血管疾病和过早死亡方面所起的作用非常显著——远远超出科学家们先前的认识。

室外空气污染的大多数来源远非个人所能控制,因此需要各个城市以及交通运输、能源废弃物管理、建筑和农业等部门的国家和国际决策者们采取行动。

交通运输、城市规划、发电和工业部门有许多减少空气污染的成功政策实例:

除了室外空气污染外,对使用生物质燃料和煤做饭取暖的约30亿人来说,室内烟雾也是一个严重的健康风险因素。2012年,约430万例过早死亡是因为家庭空气污染所致。该负担也几乎全部在中低收入国家。

2005年《世卫组织空气质量准则》就造成健康风险的主要空气污染物的阈值和极限值提供了指导。该指南指出将颗粒物质(PM10)污染由每立方米70微克减至20微克,我们便能使与空气污染有关的死亡降低约15%。

这份准则在全球应用,依据的是专家对当前科学证据的评估。这些证据来自世卫组织所有区域并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颗粒物质

定义和主要来源

可吸入颗粒物对人的影响要大于其他任何污染物。它的主要组成成分是硫酸盐、硝酸盐、氨、氯化钠、黑碳、矿物粉尘和水。它包括悬浮在空气中的有机和无机物的固体和液体复杂混合物。最有损健康的是直径10微米或更小的颗粒物(≤ PM10),能渗透并深深嵌入肺部。长期暴露于这些颗粒物可能导致罹患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以及肺癌。

对空气质量测量的报告通常涉及日常或年平均每立方米(m3)空气容量中的PM10颗粒浓度。常规空气质量测量一般以微克/立方米(μg/m3)来描述颗粒物质的浓度。如果具备充分敏感的测量工具,还可报告细颗粒(PM2.5或更小)的浓度。

健康影响

无论是日常还是在一段时期内暴露于高浓度的小颗粒物(PM10 和PM2.5)都与死亡率或发病率的增加有着数量上的密切关联。相反,如果小颗粒和细颗粒的浓度降低,则相关死亡率也会降低(假定其它因素保持不变)。这样,决策者便可计划通过减少颗粒物空气污染来改善人群健康。

小颗粒物污染即使浓度极低也会产生健康影响——目前的确尚未确认不损害健康的最低值。因此,世卫组织2005年的指导限值旨在使颗粒物质的浓度尽可能降到最低。

指导值

PM2.5
年平均:10微克/立方米
24小时平均:25微克/立方米

PM10
年平均:20微克/立方米
24小时平均:50微克/立方米

除了指导值外,《空气质量准则》还为PM10和PM2.5的浓度提出了过渡目标,旨在促进逐渐从高浓度向低浓度过渡。

如果这些过渡目标得到实现,则可大幅减少空气污染导致急性和慢性健康影响的风险。但是,最终目标应当是朝指导值进取。

不同程度地暴露于颗粒物质会对健康产生影响,目前不论在城市还是农村,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许多人都暴露于这些颗粒物污染,不过当今许多迅速发展的城市污染程度远比规模相似的发达城市严重得多。

据《世卫组织空气质量准则》估计,如果将目前许多发展中城市常见的年平均每立方米颗粒物质浓度(PM10)从70微克降到世卫组织的指导水平20微克/立方米,则可使与空气污染有关的死亡减少约15%。然而,即使在欧洲联盟,就算其中许多城市的颗粒物质浓度符合指导水平,据估计因暴露于人类活动产生的颗粒物质,平均期望寿命仍会减少8.6个月。

在发展中国家,暴露于室内明火或传统炉灶固体燃料燃烧释放的污染物可增加幼儿的急性下呼吸道感染风险和相关死亡率;固体燃料使用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还是导致成人心血管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病和肺癌的一个主要风险因素。

严重的健康风险不仅仅来自暴露于颗粒物质,还来自暴露于臭氧(O3)、二氧化氮(NO2)和二氧化硫(SO2)。同颗粒物质一样,浓度最高的通常主要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城市地区。臭氧是导致哮喘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一个主要因素,而二氧化氮和二氧化硫也会导致哮喘、支气管症状,肺部炎症和肺功能下降。